体育竞彩网,中国竞彩网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
三重门后话教育

“感谢门”“大学门”“工作门”,刚刚获得冬奥会冠军的周洋,短短的时间走过了三重门,一下子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物。如今种种声音近乎消失的时候,我觉得也应该思考一点什么了。

比如教育,透过三重门,我们可以审视一下。

 

最明显的是“大学门”。

周洋刚刚获得奥运冠军,长春师范学院就抛出了绣球,破格录取她,不仅为其免去所有学费,还送上高额奖学金,以及“送课上门”、“网络作业”、“弹性学分”等等关于未来学业的美好设计蓝图。多么优厚的待遇啊!其实不仅奥运冠军,演艺明星也可以免试入学,甚至直接成为客座教授。教育可以向每一位学子开放,而我国的教育特别偏向名人。其实,奥运冠军到了你们学校,就是你们培养的吗?你们学校的教育水平就高了?买一棵大树楞说自己栽培的,骗谁呢?

同一时期,正好有两则国外的消息。为集中精力备战伦敦奥运会,福原爱,这位不仅在日本,而且在中国人气也很高的明星,不得不忍痛挥别百年名校早稻田大学。早稻田不因为她的光环就特许她延迟学业,不为她采取特殊措施。冬奥冠军,韩国的金妍儿也被高丽大学教务处警告——她正处于留级边缘。无奈之下,这位“韩国宝贝”只能转学至加拿大来缓解学业危机。据韩国《朝鲜日报》报道,金妍儿,大一第一学期就得了2个“F”(不及格)。

韩国的大学,日本的大学,都不给明星特殊照顾,相比较而言,中国的教育低头哈腰讨好明星的样子真有点恶心。

为了所谓的名声,中国的教育缺失了尊严。

 

再看“感谢门”。

夺冠后周洋首先感谢父母,竟然在中国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有人认为必须先感谢祖国,有人认为周洋的话能够感动世界。争论的结果,据说后来周洋再感谢的时候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父母几乎放在最后面了。

很难说,几天的时间,周洋就意识到了国家的重要性远远超过父母;我们只能说,几天的时间,周洋就被教育得冠冕堂皇了一些,变得世故了。让一个人变得世故,这似乎也是我们教育的目的。我们一边教育孩子真与善,一边用艳羡的目光看着那些能说会道的人们。什么舌战群儒,什么铁嘴铁腕,一直是我们津津乐道的,我们特别习惯用是否八面玲珑来衡量一个人的成熟与否。许多人不能容忍周洋获胜后先感谢父母,就是因为这是“不会说话”,不合乎我们的心理习惯。

我们特别喜欢无忌的童言,因为我们成人们中间有太多忌讳不能说,因为童言可以博得我们短暂的一乐。可是一旦儿童真诚的声音大了一些,我们就为之惶恐,就像我们都在赞美皇帝的新装,而那个孩子却喊出“皇帝没穿衣服”一样。

社会舆论究竟给人一个怎样的教育导向?是真善的张扬还是伪善的肆虐?

周洋的“感谢门”应该让我们深深思考。

 

最后来说“工作门”。

长春市领导问及她家里有何困难时,她说:“父母还没有工作。”就是这句话,让周洋后来几乎不敢再面对记者面对观众说些什么。

让我们看看新华社的评论:奥运冠军不该有特权意识,周洋反映一代人。

新华社代表什么立场,他的言论的力度我们都知道。

我们不为周洋讲道理,但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想一想:身为公仆的领导,为什么在奥运会之前没有问周洋有没有困难——据说她那时确实很困难,工资很低,家境很窘;为什么得了冠军得了奖金才来问?领导拿大把的税收奖励冠军,为什么只会锦上添花而不会雪中送炭?有多少人需要这些钱啊。领导的问话中足以显示领导大权在握,颇有点王熙凤说缺什么少什么只管来找我时的神情,我们可以想一想,究竟是谁在显示自己拥有特权呢?

新华社对周扬的批评,实际上源于思维的习惯:政府官员那是关心民众,民众应该感激涕零,绝对不能再提什么条件,给领导带来什么麻烦;官员的一句关心,足够你草民幸福一辈子!对百姓求全责备,对官员的特权视而不见,习以为常,甚至极力拥护,这实际上是专制思想的遗毒!

作为权威机构,新华社每一句话都具有教育民心的作用,那么究竟是引导百姓走向顺民,还是应该对官员们的言谈举止加以思考呢?

倘若权威都把握不准,那我们的素质可想而知了。

 

经历了三重门,周洋如今有些噤若寒蝉了。倘若这就是三重门的结果,那只能显示社会舆论教育的恶果。每一个人,尤其是居于高位的有权威的人士,不要只是指手画脚,应该冷静下来想一想,我们的学校教育应该怎样,我们的社会舆论的教育应该怎样了。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