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竞彩网,中国竞彩网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
“百年前的鼠疫,百年后的新冠”---青萍七一

国际部文学选摘2020第九期


一百年前,1910年,东北曾经闹过一场大鼠疫。

一百年后,2020年,武汉爆发了这场新冠肺炎。

它们都是自然界的瘟疫,它们都是横跨中国传统的春节。百年之隔,有些事情真的形成明显对照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起因早已明了。为俄罗斯捕捉旱獭的工人感染了鼠疫,俄罗斯却把中国工人赶回中国——以邻为壑,除了这个词,找不出更准确的说法。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起因依然扑朔迷离,先是说华南海鲜市场,而后又有了种种说法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俄罗斯和日本借口中国政府缺乏防疫能力,妄图通过帮忙来获得东北的种种主权。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一水之隔一奶同胞的台湾拒绝口罩捐助武汉;不过,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,日本倒是很快送来了慰问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当时的愚昧让人们都以为鬼神作祟,当时的家族观念与生活习惯都助长鼠疫的发展。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我们不止经历了鼠疫,更经历了2003年的非典,隔离对许多人来说实际上有了自觉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逆风而上是一个31岁算得上毛头小伙的伍连德。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坐镇指挥的是84岁的耄耋老人钟南山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简陋的条件没有困住伍连德的眼睛,他发现了飞沫传染,发明了伍氏棉纱口罩,实行了的隔离制度,开始了尸体焚烧,开创了许多令世人景仰的先例。大概也因此,他成为诺贝尔奖的提名者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伍氏的做法依然是抗疫的基本做法。科技已经发达许多,传染途径似乎很复杂。然而论文抢发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溥仪的钦差大臣经过也都实行严格的隔离。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刑满释放者竟然从封闭的城池悄然离去,而且感染了病毒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作为技术人员,伍连德最终获得至高决定权。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专业医生开始上报的数据竟然没有引起成为警报,吹哨人竟然被当作造谣者。

 

百年之前的鼠疫,伍连德料定之后还会有鼠疫爆发,果断留下。几年后,果然鼠疫重来,不过很快被控制。

百年之后的新冠肺炎,与那场非典相隔不过十七年,可是新冠肺炎的严重程度远远高于2003年的非典。

 

殷鉴不远。

百年不算长,不应被忘记;十七年更短,记忆也不应该模糊。有对比,有借鉴,仁者会见到仁,智者见见到智。当然,不是厚此薄彼,是古非今。

许多时候,静心思考,真心借鉴,诚心为人,那么困难来临的时候,便不会慌张,便不会让最佳时机擦肩而过或者视而不见,便不会让更多没有必要的牺牲成为可以忽视的代价,而且,对待以后可能面临的危机也才可能如履薄冰。
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