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竞彩网,中国竞彩网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
“一张照片在帝王圈里引起的短暂风波”---青萍七一

国际部2020文学选摘第二十四期




赵匡胤闲来无事,这天突然接到微信群传来的消息。

近年来人间有了微信,历史上的那些人也不甘落后。他们纷纷有了自己的朋友圈,赵匡胤就在一个金黄色的帝王圈子里。

尽管人间不知道他们在地下还是天上,可他们却随时能了解人间的动态。这不,唐山那张领导与支援武汉抗疫情归来的医护人员的合影传过来了,随带着人间网友们的评论——前线抗疫不见你,抢攻抢镜你第一;医护人员成配角,领导占主位。同时发过来的还有官方大媒体的文章《领导集体抢镜后,官方辟谣被打脸》。

 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帝王圈子里一时间炸开了锅。

头像为黄袍加身的赵匡胤第一个沉不住气了:

这是什么意思啊?领导还用抢功吗?那个领导没有功劳?领导一方百姓本身就是最大的功劳!功劳还用领导抢吗?再说,你手下的百姓建了功自然有领导的大部分,没领导安排你能有机会去建功吗?真是反了!

当年陈桥驿兵变,赵匡胤对此类事情非常敏感,他总能想到以下犯上的事儿。

 

骑着飒露紫的李世民也发声了。

魏征当年进谏够直言的了,可他从来没有表示过领导居于C位不对。自我感觉很有纳谏的胸怀了,可我还是不能理解,领导不居主位百姓居于主位?到底是水载舟还是舟载水?

则天大圣也在这个圈子里。看到太宗身边的飒露紫,她想起了当年为太宗驯烈马的事儿,于是拿出了当年向太宗许诺的治烈马的铁鞭、铁锤和匕首。

她说,这等小民就是顽劣之马。他们不知道领导就得在中心主位,仆人才处于边角位吗?难道让领导做仆人吗?是何居心?想篡位吗?如果那喷子在这儿,我非得让他尝尝我这三件家伙事儿的滋味。

 

承露盘下,汉武大帝现身了,他也感到愤愤不平。

当年我大汉朝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,还不是看中了儒生们对于我朝治理的巨大帮助?他们就是我的喉舌。而今人间那些大报怎么了?不为领导说话了?怎么也说领导抢功?还说官方被打脸?岂有此理!养你们这些儒生干什么?笔杆子不知道为谁摇了?我看该收拾收拾了!


秦始皇刚从赵国姥姥家回来,他踱着邯郸人的步伐:

你看看,咱们两千年都没人怀疑过的秩序,他们要干吗?咱们这么多帝王轮流坐庄,还不都是为了争个C位?看看咱们的历史记载,哪个领导在场不居主位?大领导在大领导C位,大领导不在小领导C位。大小领导在,皇帝也都是绝对C位啊。二十五史哪一段不是这样写的吗?现在人间不都这样吗?咱们圈子里看到如今人间有领导的照片不都这样吗?记得曾经有领导因为拍的照片不好看闹脾气,我们还觉得那人真有领导范儿,为所有领导争脸呢。

他们怎么了?忘了走路该先迈哪只脚了吗?

圈子里闹闹嚷嚷,但是这几位似乎声音大一些,其他的大多都是附和了。

 

很快,秦始皇浑厚的声音又响起来。

他说,记得后来一位巨人说过,秦皇汉武,略输文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可能咱们真的不如现今世上的领导厉害,那么他们应该更居于主位啦?为什么还有人敢瞎叭叭呢?怎么还能让他们张口呢?

之后是一片寂静。


后来,一个弱弱的声音传过来,那是灰头土脸的溥仪。虽然也赖在这个圈子里,可他向来没有说话的地儿,或者自觉没有什么底气。此刻他似乎有了发言权,他又像是自言自语:

不是辛亥革命了吗?不是新纪元了吗?不是新文化运动了吗?德先生不是来了吗?

 

圈子里忽然静极了,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了。

哦,那不是针,是溥仪帝的那几声弱弱的问,余音犹在,不绝如缕。

我们真的都错了吗?帝王们心里都敲起小鼓来。亏得不在人间,听见就当没听见,看见就当是云烟,人间爱咋样咋样吧,反正我们享受惯了C位。其实至今人间还供奉着我们——哪怕我们的陵墓,就是陵墓上的一件小小的器物,都是他们的眼中的重器,都在他们心里占着绝对C位呢。还是自得其乐吧。


圈子里真的寂静无声了,如死一般的沉寂。最后,只剩下那张人间图片,还有那篇文章,孤零零的冷落在那儿。
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