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竞彩网,中国竞彩网

中文|English
热线电话:

国际部 | 漫长的网课里,那些让你跌破眼镜的事儿

国际部文学选摘2020第三十七期




漫漫长路远,网课不新鲜。

大概为了网课不寂寞,有些事儿以别样的面孔闪现出来,让某些见识不多的人跌破了眼镜,増长了见识。

 

班级教研时,各位老师正在评说目前的学习情况。

带着大眼镜的老师很兴奋。

他觉得最近状态好转,晨读比较明显。尤其是那个小眼睛同学。小眼睛以前经常不到位,或者到位了没有声音,最近到位很早,读得声音很大,很热烈。早读结束前五分钟,大眼镜老师往往让同学停止阅读,做一点儿检测。可这时候,小眼睛读得刹不住车,得别人强迫静音才行。

你看看,小眼睛读得多么投入啊!大眼镜老师说到这儿脸上泛着光。

 

大山老师轻轻一笑:

眼镜老师,听说有同学录下音来,第二天早晨放。此类事情不是一例。

马上有老师疑问的眼光投向大眼镜老师:

小眼睛读的可是你布置的任务吗?

 

大眼镜老师张大了嘴巴,大大的眼镜跌落在地上,镜片碎了一地,碎成了细小的玻璃。张开的嘴巴上面,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,大大的,然而里面却是一片问号,一片茫然。

眼镜老师——虽然眼镜已经跌破,暂时还是这么称呼吧——摇头:会吗?大约不会吧?

过了好一会儿,眼镜老师才醒过味儿来,不过竟然笑起来,笑得眼角都流下了泪水——眼镜老师在斗智斗勇方面永远是弱智,这事儿对他来说无异于天外飞来的大笑话。

 

长头发老师说话了。

作业之外,细若竹同学多做了一道题。

多么好啊,主动多练习!

略作停顿,长头发老师接着说:竟然有许多人和若竹同学的作业一样,多做了同样一道题,答案也如出一辙。

他们这是怎么了?

 

声怯怯同学最近状态不是很好。

每每点名,总是迟迟才反应过来。有时太迟了,到下课都反应不过来。反应过来后,每每都是下面的话,虽然声音还是切切的,一副无辜的样子:

“老师,我麦不好打开。”

“老师,我网有点儿卡。”

“老师,你说话我听不清,是叫我吗?”

小泥鳅同学上课点名到位,可中间总是没有踪影。偶尔的情况,或许有人提醒老师点他了,几分钟后,他的声音传来——老师,我在呢。这声音对于正在进行的教学来说,实在构成了干扰。

大海同学开麦总是有海的呼啸声,如散步海滨。

小手同学不是麦坏就是摄像头打不开。

风筝同学催作业都没用,他就像断线的风筝,总接不到你的信息。


 

再这么下去,孩子可就荒了!

老师们三言两语。

点名不到的,发到群里吧。

大山老师是班主任,他耸耸肩,表示无奈

有一次和家长联系,你猜怎么着?家长比我还急!

家长每天都和孩子吵架,可是没有一点点用。

大眼镜的眼睛又睁大了一圈——难道神兽不是调侃,而是现实?

大山老师说,听那家长的架势,简直是恨兽不归笼,如果不是疫情无奈,她是一分钟都不想再看到神兽了,恨不得转手让给谁。

 

班级教研结束后,大眼镜眼睛依然睁得很圆,似乎在向周围的人演说种种惊讶。

小树老师说,不新鲜啦。你知道吗,我还遇到有一件事呢。不是以前假期要学生早读发信息给老师吗?那个假期每天准时接到学生早读发出的消息。而且不止那个假期,后来每到那个假期的时间点,小树老师都能准时接到——尽管小树老师早已不教他,尽管他已经上了大学好几年。

奥,告诉你,不是他养成了假期早读的习惯,而是他定制的信息忘了取消。

 

大眼镜老师嘴巴张了张,又合上了,眼睛本来想再睁大些,可终于没有。

短暂的个把小时里,大眼镜老师似乎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化呢。


;